首页 技术走在 展示生活 虚拟潮流 风采图赏
主页 > 虚拟潮流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7 年前,自动驾驶汽车还只是个梦想。为了研发自动驾驶汽车,Google X 实验室在 2007 年前后收编了当年参加 DARPA无人车挑战赛的队伍,使得自动驾驶汽车从梦想变为现实。

7 年后,当年加入这个计画的成员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相继离开。但在每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一些重要成员的离职或入职,在外界看来似乎意味着 Google 自动驾驶计画走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Sebastian Thrun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在众多研究自动驾驶汽车的人中,德国人 Sebastian Thrun 大概是成就最辉煌的一个。

2007 年,Google 两位联合创办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邀请 Thrun 来 Google 帮忙建立一个神秘实验室,后者欣然接受,并担任该实验室负责人。在这个实验室中,Thrun 一手带起了自动驾驶汽车和 Google Glass 两个计画。这个实验室,就是后来的 Google X。

Thrun 从 2004 年就开始研究自动驾驶汽车。2005 年,当时还在史丹佛大学任教的 Thrun 带着学生造了一辆可以学习人类驾驶技能的自动驾驶汽车 Stanley,去参加 DARPA 自动驾驶汽车大赛,史无前例成功穿越沙漠回到终点。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Thrun 加入 Google 后带领团队打造的 Junior 参加 DARPA 城市挑战赛,拿下第二名。Junior 与 Stanley 不同的是,前者最大的亮点是可以在现实交通环境中驾驶,像人类驾驶那样进行「超车」和「等候」。

这意味着 Junior 开始有了「思考」,会「观察」和「理解」并据此做出预测。实现的方式是基于雷达作为外部感应器获取地面数据,实现同步定位与地图构建,并使用 Google 数据库中高精度地图资讯,通过对比雷达测量结果和数据库资讯,帮助电脑做出最佳决策。这成为后来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的基础。

Thrun 在这个计画成立不久后,吸收了包括城市挑战赛明星成员 Chris Urmson 在内的许多顶级研究人员。自那以后,整个团队试图向世人证明自动驾驶汽车足够安全,甚至可以在某些极端环境下行驶。

那时 Google 自动驾驶系统已经让 Prius 和 LEXUS 车队安全行驶了几十万英里。

Chris Urmson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2013 年,Thrun 从 Google 离职,具体原因不详,有一种说法是他希望将更多时间投入到另一个创业计画上。Thrun 走后带领技术团队的重担落在了 Chris Urmson 身上。

Urmson 被认为是 Google 自动驾驶计画的功臣,他是卡内基大学的研究员,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计画在 2009 年基本还是一个想法。Urmson 是该计画中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他帮助团队将这项技术从研究阶段转向工程阶段。在 Urmson 带领下将自动驾驶计画推向人们的视野当中。

在这期间,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在路上累积行驶了 180 万英里。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John Krafcik
Google自动驾驶人事大动蕩,是离商业化近了还是背道而驰?

2015 年,Google 决定聘请前现代汽车总裁兼 CEO John Krafcik 为自动驾驶汽车总负责人。当时 Google 决定重组为 Alphabet,并计划将自动驾驶汽车计画变为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一家独立公司。

加入 Google 之前,他被认为是既懂技术又懂汽车产业经营的人才,能为这个计画弥补部分产业经验的不足。任命 John Krafcik 为总负责人,这一举动被外界猜测是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计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与此同时,Google X 实验室长期面临财务压力,自动驾驶是 Google X 在汽车领域的初次尝试,但是这离商用化一直遥遥无期。

John Krafcik 接手 Google 无人车计画之后,开始与其他车厂进一步合作。比如今年 5 月,Google 与 FIAT 联手,这是 Google 自动驾驶团队首次与汽车厂商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深度合作。有消息指出,John Krafcik 希望将最核心的软体系统独立出来,移植到传统汽车厂商的车型上,获得必要的数据。

上个月,旧金山交通部门创新办公室前负责人 Tim Papandreou 加入该计画担任「合作事务负责人」; Climate Corporation 前法务长 Kevin Vosen 担任总法律顾问,负责法律事务和政府关係。

外界纷纷猜测,Google 正尝试把该计画转变为一项业务,为其商业化铺路。

核心成员离职

不过,正值 Google 努力将自动驾驶技术商用化的重要时刻,传来 Urmson 离职的消息。上週五他表示将离开 Google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发言人对此事进行了确认。

关于 Urmson 的离职动机,《纽约时报》的报导给出了两点猜测:

事实上,除了 Chris Urmson 离职外,今年 1 月,时任 Google 无人车团队技术负责人的工程师 Anthony Levandowski 、Google 地图原负责人 Lior Ron 和其他十几位工程师也跟着一起离开。另外据《纽约时报》报导,机器视觉技术专家 Dave Ferguson 和 Jiajun Zhu 也离开了 Google 。Google 对这两者离职未予置评。

上述人员都曾是 Google 自动驾驶计画的核心成员。

对于为什幺 Google 自动驾驶计画接二连三的离职这一问题,专家解释可能是原有团队想更独立去做计画,现任负责人可能想依靠与车企合作。双方在方向上出现分歧。

进一步说明:

在早期,Google 自动驾驶保持很强的独立性,无论是测试车、原型车都在内部完成,充分发挥数据收集、测试和软体公司特点:逐步展开,快速迭代。通过实践和摸索,避开传统车企认知,借鑒 DARPA 比赛经验,进行优化。

但存在问题是:他们与传统汽车厂商存在巨大认知鸿沟。比如在道路安全管理、车辆自动驾驶 QRD 方面、整个系统安全、成熟和商用认知上均有所不同。

前不久,John 在接受採访时提到,明确 Google 不会自己製造车辆。他表示 Google 自己造车难度很大。现在,他们有 Roush 的帮助,与 FIAT 合作的 100 辆混合动力汽车,让测试车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跟汽车厂商工程师们协商合作,好处是各方面现实状况考虑得更加深入。坏处是,对原有开发人员的影响,认知冲突开始加剧。例如,是否还会维持 Google 自己的开发节奏?还是按照车厂的开发流程和论证方式?这表明,Google 对未来的步调并没有让所有人员感到认同。

商业化之路

随着 Google 驾驶团队最初的核心人员接二连三离职,是否意味 Google 自动驾驶计画前景堪忧?还是说这群人的出走,实际上使这个计画离商业化又近了一步?

从 2009 年开始测试到今年 7 月,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累积中程 289 万公里,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数据。但是这个 7 年前被认为是 Google X 实验室中最疯狂的计画,在利用技术创新获得商业成就的道路上,一定不会「得心应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